酷了一辈子的艺术家 Keith Haring

设计教程 & 文章 2019-04-27 176 次浏览 0 条评论

2019 年,最后一批 80 后也都要满 30 岁了。

成年人的世界,“画小人”的童年已经去得有点远了。

小时候大家都会画画,拿起笔就能画小人画丛林画怪兽画星球大战,长大后很多人就都不会了,难怪艺术家 Keith Haring 会说:

Children know something that most people have forgotten.(那些大人忘记的事情,小孩子都记得。)
——Keith Haring

1980 年至 1989 年,80 后出生及童年的这段时间,也是 Keith Haring 的黄金十年,20 岁到 30 岁。

Berlin Mural, 1986 - Keith Haring 1986 年 Keith 受邀参与柏林墙涂鸦

十年间,他满世界不间断地“画小人”,从地铁站到博物馆,从广告牌到柏林墙,速度越来越快,线条越来越流畅,越来越明确的符号化,越来越深刻的主题,从不为人知到举世闻名。

十年间,他从一个寻求自由的纽漂青年,变成了纽约艺术圈交际的中心人物,当然安迪·沃霍尔功不可没。

他交了很多朋友,小野洋子、麦当娜、Patti Smith、格蕾丝·琼斯……

也送走了很多朋友和爱人,安迪·沃霍尔、让-米歇尔·巴斯奎特、Juan Dubose……

80 年代的这十年,给了他动力也耗尽了他的生命,1990 年 2 月,Keith Haring 便去世了,年仅 31 岁,死于艾滋。

他的活力、他的性情、他的早逝、他的 HIV 阳性,或许,没有谁比 Keith Haring 更能代表 80 年代的纽约。

Untitled, 1983 Keith Haring

时代和人一样,有些比其他的需要更多的氧气,20 世纪 80 年代的纽约就是这样。

那时它正从破产的边缘挣扎着走向繁荣,人们活得更大声更用力,死得也更早。一方面是张扬的活力,一方面是不可控的艾滋——两个极端,既给这座城市注入了强烈的创造力,也永远地改变了这座城市。

一、19 岁,纽约是他唯一可以去的地方

1978 年,19 岁的 Keith Haring 离开宾夕法尼亚洲,来到纽约,因为他的家乡已经再也无法满足他。

从小就和父亲一起画漫画,创作人物和故事,以为长大要去迪斯尼的 Keith Haring,被迫去学过商业艺术,但很快就退学了,不想当漫画家或者平面设计师,他想成为艺术家。

18 岁带着女友一起搭车周游美国,看不同的艺术作品,开始被一些现代艺术家影响。

Pierre Alechinsky

Pierre Alechinsky - Découverte de l'acide

在卡耐基博物馆看到 Pierre Alechinsky 的大型回顾展,那是他第一次看大到“一个比我年长的人在做一些和我的抽象画有些相似的事情”,这给了他全新的信心。

Christo

Running Fence, Sonoma and Marin Counties, California, 1972-76

他也被 Christo 影响,那是在 Christo 完成作品《Running Fence》之后,他意识到公共艺术可以将艺术创作带到比传统观点更广的领域,它们可以和更多不同的人进行交流,而不是将艺术视为精英主义的专属。

19 岁,开始想要一个更大的舞台更自由的环境,开始想要一个大的突破——纽约是他唯一可以去的地方。

1980 Keith Haring 受 William Burroughs 影响的 cut-up 拼贴作品

当时的纽约正处于破产的边缘,虽然市政府得到了联邦政府的救助,但这座城市却在富人和穷人之间,在奢华与堕落之间,在光鲜与边缘化之间,在上城区和下城区之间,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分化。

纽约的艺术界也呈现出一种精神分裂,一边是上东区的波普巨星,一边是实验东村的涂鸦艺术家。

Untitled (The Blueprint Drawings - No. 1), 1990

Keith Haring 拿到了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奖学金,和概念艺术家 Bill Beckley 学习符号学,研究象形文字和原始艺术,并且尝试视频拍摄和表演艺术的可能性,他学习垮掉一代作家 William Burroughs 的文学创作思路,用文字图片之间的隐藏信息及相互联系来表达观点,也开始了大量的写作。

他在这些尝试中寻找一种独特的视觉交流方式,人群、动物、飞碟、金字塔……这些图形开始符号化,开始发展为一套他自己的图像化词汇。

广告
广告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