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令人过目不忘的经典场景,其实就在Simple Life中。

发现设计 2019-07-01 227 次浏览 0 条评论

有时候,一个好的插画师往往并不是画最复杂的事物,而是用自己的方式,把所画之物演绎成自己独一无二的标志,宛如签名般在作品上打下专属烙印,令人过目不忘。

来自美国的插画师 Jeremy Booth 显然已经找到自己的路。运用好光影让画面扁平却有深度、使用数量有限的色彩却总是饱满而大胆,成为他的插画最鲜明的特征。

而我们今天展现的,是 Jeremy Booth 曾经为巴黎的艺术印刷品商店兼画廊 Sergeant Paper 举办个展而创作的 The Simple Life(简单的生活)系列。这个系列包含了 15 幅插画,以充满 20 世纪中期设计风潮的建筑外立面和室内设计为主题,满满的都是插画师对 Mid-Century Modern(世纪中期现代主义)风格的热爱。

画面中我们能看到不少 Mid-Century Modern 的建筑和经典物件,包括 Parker Palm Springs 酒店的黄色大门、Eero Aarnio 的 Cup Chair 酒杯椅、George Nelson 的 Vitra Sunburst 挂钟、Tom Dixon 的 Mirror Ball 吊灯、Jaime Hayon 的 RO 休闲椅、Ferruccio Laviani 的 Kartell Easy 吊灯,以及复古的黑胶唱片机、电视机等等。

经典的建筑融合设计家具,Mid-Century Modern 风格的色彩搭配,他的插画让人感觉瞬间回到了阳光慵懒,饱和度极高的文艺沙龙上。

经典、简单,善用几何和有机形状,线条流畅,是 Mid-Century Modern 的主要特点。The Simple Life 插画,如同那个时期的设计,带我们走入那些简单却不千篇一律的生活场景,唤起了一股怀旧之情。

Jeremy Booth 的插画是简洁的二维平面,却有真实的深度,这源自他标志性的光影处理手法。Jeremy Booth 说自己的绘画方法接近于摄影。首先创建基本形状的轮廓,安置好场景或物体的位置;然后调配色彩的同时处理光影,最后再决定图像的其它走向,调整形状、布局、色彩等。

Jeremy 曾发现加州摄影师 Joel Bear 的风格与自己尤为相似,还曾与他合作,选取了三张摄影作品用自己的插画重新演绎出来。

Joel Bear x Jeremy Booth

这是不是让人如同身临其境,嗅到了胶片中的气息?The Simple Life 在巴黎 Sergeant Paper 展出,成为 Jeremy Booth 第一个展览且大受欢迎,并且那时,距离他做职业插画师才三年时间呢!

Jeremy Booth

本文作者:埃姆创意(微信公众号 ID:amcreative)
文章源自网友分享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广告
广告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